|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
手機站

微博 |

我的商務中心

中國鞋網,中國垂直鞋類B2B優秀門戶網站 - 中國鞋網 客服經理 | 陳經理 鐘經理
你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鞋業趨勢 > 價值 4.7 億美元的假耐克是如何從莆田流向美國的?

價值 4.7 億美元的假耐克是如何從莆田流向美國的?

2020-02-06 13:13:28 來源:環球鞋網 中國鞋網 http://www.fjsxxp.tw/

  中國鞋網02月06日訊,「讓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鞋」據說這是每個莆田鞋業人的夢想,他們似乎真的做到了,如今即便你在親自到美國購買耐克運動鞋,買到假貨的幾率同樣不低。

  2007年紐約警方查獲30萬雙來自中國的假鞋,讓莆田「假鞋之都」的稱號名揚海外,有耐克員工在接受《紐約時報》時表示,他估計全球每3雙耐克中,就有1雙是假的。

  十幾年過去,各國對莆田假鞋打擊的力度越來越大,但莆田假鞋產業在全球的觸角卻越來越廣。最近美國警方又查獲了價值高達4.7億美元的假鞋,這可能是美國有史以來破獲的最大一起假鞋走私案。

  比起4.7億美元這個數字,更令人稱奇的是警方破獲的過程,這是一個集犯罪、竊聽、臥底等元素于一身的故事。

  

價值 4.7 億美元的假耐克是如何從莆田流向美國的?


  價值4.7億美元的假耐克是如何從莆田流向美國的?

  根據美國官方公開的文件,破獲這起假鞋案的關鍵線索,是一個與假鞋走私產業有關的知情人士提供的,文件中他被稱為「CD」。

  CD并不是良心發現主動舉報,而是在此之前他已經因為另外一起案件被美國警方逮捕,為了爭取減刑,才開始向美國國土安全調查局(HSI)提供線索,并以臥底的身份與走私假鞋的罪犯進行交易。

  根據CD提供的一個電話號碼,HSI找到了一名曾姓的中國公民,2017年曾某曾經使用這個號碼申請過美國的旅游簽證,申請中還提供了一個位于深圳的地址,曾某聲稱自己是深圳某家投資公司的副經理,但事實上這家公司并不存在。

  在HSI的授意下,CD開始一步步吸引曾某入局。

  去年年初,CD在紐約皇后區的一家商店與一個被標記為「1號」的人見面,并將「1號」的電話號碼發送到一臺一次性電話上,從而傳遞給在中國的「2號」聯系人,不久后「2號」就向CD透露了曾某的下落。

  很快曾某就主動聯系了CD,并要求其購買一個帶有加利福尼亞區號的一次性電話。曾某還向CD提供了一個域名為「tehtungcorp.com」所屬公司的電子郵箱密碼,據悉這家公司在中美都有業務,而且擁有合法文件。

  曾某告訴CD,很快一個來自深圳南山區的集裝箱就會抵達洛杉磯港口。根據申報單據,這個集裝箱裝裝載的是11噸餐巾紙。

  聯邦政府的特工一直監控著CD和曾某的所有通訊,并在集裝箱到達加利福尼亞時攔截了下來,在集裝箱內發現了兩排裝有普通鞋的盒子,這主要是為了掩人耳目,剩下的盒子裝的都是仿冒的耐克鞋。

  為了放長線釣大魚,HSI并沒有查獲這批假鞋,而是扣留小部分假鞋作為證據后放行,以便能追蹤到這些假鞋正在的目的地。

  第一次交易順利,讓曾某更加信任CD。很快在4月就再次聯系CD,這次更換了一家來自香港的公司,運輸單據上顯示為1134箱玻璃花瓶,重量接近9噸,實際上裝的還是大批假鞋

  這一次HSI依舊沒有查獲這批假鞋,7月曾某故技重施,這次的假鞋除了耐克,還有LV的運動鞋,HSI已經初步確認這些假鞋的終點,是一個位于布魯克林的倉庫。

  

價值 4.7 億美元的假耐克是如何從莆田流向美國的?


  搜集到足夠證據后,去年12月美國警方終于采取了行動。12月4日曾某從韓國飛往美國拉斯維加斯,兩天后美國檢方已經簽好了起訴書并嚴格保密。

  12月27日,曾某在華盛頓特區郊外的杜勒斯機場準備登機時被抓獲。據統計,曾某發往美國的假鞋如果以正版價格發售,累計價值高達4.7億美元。

  過去十幾年,美國海關對于來自中國的假鞋已經不陌生。2018年美國警方就在紐約查獲了38萬雙來自中國的假AJ,據悉價值至少7300萬美元,并逮捕了5名嫌疑人。

  去年10月美國海關與邊境保護局(CBP)又在洛杉磯長堤港查獲了兩個來自中國的集裝箱,里面裝了近15000雙假冒耐克運動鞋,跟曾某采用的伎倆一樣,這兩個集裝箱申報的內容為餐巾紙。

  盡管美國警方破獲的假鞋案金額越來越大,但也沒能斬草除根,流入海外的莆田假鞋越來越多,有一些甚至連專家都難辨真假。

  莆田假鞋的海外產業鏈

  雖然沒有證據表明從中國流向美國的假鞋都是來自莆田,但按照莆田坊間流傳的說法:「國內市場上10雙假鞋里,有9雙從這里發貨;全球每3雙耐克鞋中,便有一雙是來自這里的仿品。」這些假鞋恐怕也和莆田脫不了干系。

  莆田的假鞋產業之所以屢禁不絕,豐厚的利潤和較輕的懲罰是重要的原因。一位國際刑警組織的專家曾對《紐約時報》表示:

  假如查獲了一集裝箱仿冒鞋,最多是貨物被沒收,海關記錄在案。假如是3公斤海洛因,量刑是4到6年監禁。這就是為什么走私販們都會擴大營業范圍。

  VICE曾在一部紀錄片曾采訪過一個來自中國的假鞋販Chan,Chan曾經是一名在英國醫學專業的留學生,在留學的時候他已經開始銷售莆田假鞋。

  據Chan介紹,他的客戶遍布全球各地,他平時主要通過國外論壇Reddit來了解消費者的喜好,最多一天能賣出120雙,月收入高達10萬美元。

  嘗到甜頭的Chan索性「棄醫從假」,畢業后直接搬到莆田,擴大自己的假鞋生意規模,在被問到這種假鞋是否會對一些人造成損失時,Chan是這樣回答的;

  很明顯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品牌方,但我覺得這同時也幫助了品牌方提升了知名度,這其實一個消費者、鞋販、品牌方三贏的事情。

  

價值 4.7 億美元的假耐克是如何從莆田流向美國的?


  莆田之所以成為全球聞名的「假鞋之都」,其實要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說起。隨著改革開放到到來,不少國際運動品牌將代工廠從臺灣向大陸轉移,臨近臺灣的福建莆田就承接了不少品牌的代工,基本上耐克、阿迪達斯、Puma等說得上名字的品牌都在莆田設有OEM工廠。

  近水樓臺先得月,根據《紐約時報》報道,當年假鞋制造商會賄賂代工廠的工人,讓其將樣品鞋或者設計圖紙偷運出來,因此有時假鞋甚至能在真貨上市前推出市場。

  如今這些代工廠的監管已經嚴格了許多,幾乎不再可能偷運設計圖紙。但假鞋制造商一樣可以從商店里購買正版球鞋,再進行拆解,了解鞋的結構和面料后,制作出仿真度極高的模具,批量生產假鞋。

  莆田的一些假鞋制造所使用的面料和工具,本身就和正版代工廠里的一模一樣,甚至連代工工人都是同一批,這也是莆田假鞋從設計到質量都能做到「真假難辨」的重要原因。

  據不完全統計,莆田制鞋業的年產值高達600多億,有50萬從事制鞋業,占到莆田常住人口的近六分之一。

  不少莆田人都憑借制售假鞋發家,這樣的利益關系加大了打擊難度。《中國新聞周刊》曾采訪到莆田一位制鞋廠的老板阿林,他向記者暗示「該打點的關系他都打點到了」,還透露了一個令人不安的事實:

  莆田90%的人都跟這個有關,怎么查?查誰?

  這令人想起電視劇《破冰行動》里那個全村制毒的塔寨村,同樣是「全民參與」,同樣是豐厚的利潤,同樣是出口海外,不一樣的是,制售假鞋的風險要比制毒低得多。

  據統計,去年全球仿冒品銷售額超過5200億美元,占全球總貿易額的3.3%,而美國每年查獲的仿冒品中,假鞋一直是數量最多的一個類別之一。

  比起讓「讓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鞋」,讓莆田摘掉「假鞋之都」這個污名的難度可能還要大得多。

   
中國鞋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。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第一時間與我們聯系,謝謝!也歡迎各企業投稿,投稿請Email至:[email protected]
我要評論:(已有0條評論,共0人參與)
你好,請你先登錄或者注冊!!! 登錄 注冊 匿名
  • 驗證碼:
推薦新聞
熱門鞋業專區
品牌要聞
品牌推薦
熱度排行
福建22选5开奖时间